【中國應急管理報】從“紙上讀”到“掌上閱”

5.png

70年來,祖國的變化千千萬萬,我感受最深的就是讀報的變化。從過去的只能“紙上讀”,到今天的可以掏出手機“掌上閱”,閱讀方式的變化,記錄了媒體的發展和新聞行業的變革。新聞媒體變得越來越接地氣了。

上世紀70年代初,我出生在山西省壺關縣石坡鄉西河村。就是在這個小山村,我開啟了讀報生涯,通過讀報紙一點點了解了村莊外的世界。

那個時候讀報很不易,我們村離縣城70里地,交通不便,僅靠一片河灘通往外界,遇上下大雨,河水上漲,便沒了路。由于行路難,那時要等上一星期才能看上報,遇上刮風下雨,等的時間可能會更長。鄉親們戲言,我們村的報紙是日報當周報看,周報當月報看。

村口有棵大槐樹,我經常站在大槐樹下向外望,別人以為我在看風景,其實我是期盼著郵遞員的到來。他一來,我就能去大隊干部家看報紙了。

在村里,我能看到三張報紙,一張是《人民日報》,一張是《山西日報》,一張是《長治日報》。當時的報紙版面很少,《人民日報》不像今天能有幾十個版,《山西日報》僅有4個版,《長治日報》是四開小報,版面少自然信息量就小?!度嗣袢請蟆贰渡轿魅請蟆房吹蒙?,我看得最多的是《長治日報》,因為《長治日報》是我們家鄉的報紙,有種親切感。

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,我隨父親到石坡鄉讀初中。父親在鄉供銷社當售貨員,經常拿一些單位里看過的報紙回家,這些報紙大大豐富了我的精神世界。那時,我們中午有一個多小時的午休時間,這段時間我全部用來看報紙。隨著知識的增長,閱讀《山西日報》《人民日報》明顯多了,《長治日報》逐漸被我拋棄。

后來,因為我覺得總看“過期”的報紙不過癮,便向父親提出自己訂一份報紙看。父親對于我學習上的事總是有求必應,我讀初二那年,他為我訂了一份《山西日報》。

我到壺關一中讀高中時,一直堅持利用課余時間看報,下午的自由活動時間經常去閱覽室看報。

縣城自然要比鄉下方便些,縣城郵局旁有一個報刊亭,每天中午我都堅持去買報紙看。通過看報,我開闊了視野,提高了寫作能力,更大大提升了政治理論水平。高考時,我政治考了120分(滿分150分),這與我長期堅持讀報密不可分。

走上社會后,無論到哪里,我都沒有放棄讀報這一愛好。記得2000年我在天津市紅橋區打工時,《每日新報》五毛錢一份,我每天必買。

2003年,我通過招工來到山西焦煤西山煤電鎮城底礦,生活質量有了質的飛躍。安下心來后,我從微薄的工資中拿出錢來,訂了一份《法制日報》。隨著工資的不斷上漲,后來我又訂了《人民日報》《山西日報》《中國安全生產報》《中國煤炭報》等一些黨報和行業報。通過讀報,我不僅了解了黨和國家的大政方針、祖國各地的巨大變化,更對煤炭行業、安全生產領域有了清楚的認識。

隨著互聯網的發展,網上閱讀給人們帶來了更多更快的新聞資訊,但我還是喜歡讀報,雖然它沒有網絡快,但它的真實性、可靠性是網絡無法比擬的。慢慢地,我發現一些報社在其官方網站掛出了報紙的電子版,但在這個信息付費的年代,各大報紙幾乎都要付費訂閱才能查看。當時,就連《人民日報》也只能點開1版至4版,5版以后需要付費閱讀。

近年來,媒體深度融合,移動互聯網飛速發展,媒體越來越貼近老百姓,黨報黨刊飛入了尋常百姓家,手機讀報成了一件輕而易舉的事。不但能看到當天的報紙電子版,往期報紙也能一一打開,這是我這個從小就愛讀報的人想都不敢想的事。

如今,只要我早晨不下井,一睜眼,第一件事就是打開手機把當天的報紙電子版紛紛瀏覽一遍。我的手機里安裝了《人民日報》《光明日報》等各大報社的APP,足不出戶就能覽盡天下事。

回望兒時到現在的閱讀經歷,我以“讀報人”的身份,一步步見證了從“紙上讀”到“掌上閱”的美妙過程,萬千思緒涌上心頭。從找報紙看,到手機上隨時看,我慶幸自己趕上了一個好的時代。


返回頂部
发广告的软件又赚钱 腾讯分分彩定位胆技巧 信托理财平台 广西福彩快乐双彩走势图 规律公式极限七码中特 巨牛盈配资 内蒙古11选5中奖规则 内部公开一码 股票涨跌什么意思 二四六精选天天好彩挂牌 乐棋棋牌